<del id="dnfdv"><video id="dnfdv"><del id="dnfdv"></del></video></del>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progress>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pan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首頁 >> 新聞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湖北日報】水產養殖一定破壞水體?魚類遺傳育種學家桂建芳院士“說不”——科學養魚可以凈化水質

發表日期:2022-10-24來源:水生生物研究所放大 縮小

桂建芳院士。(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供圖)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陳熹

  編者按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必須堅持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深入實施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開辟發展新領域新賽道,不斷塑造發展新動能新優勢。 

  公民科學素質是科技創新的土壤,提高公民科學素質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最新數據顯示,我省公民具備科學素質比例達到10.95%,居中部第一、全國第九,這背后有一批科普志愿者在默默奉獻。他們中間,有院士、大學教授等科研人員,也有醫生、老師等各行業的從業者,年齡跨越90歲到“90后”。 

  今起,湖北日報推出系列報道“撒播科學種子的人”,走近我省科普志愿者,講述他們的故事。 

  他是魚類遺傳育種學家,正是他30多年來專注研究“一條魚”,才讓我們吃到更多味美價廉的淡水魚,并對全球水產養殖貢獻了“中國力量”。

  科研之余,他熱心科普,讓更多人了解他研究的領域,為普及水產養殖、生物多樣性、藍色轉型、生態環保等科學知識貢獻出“院士力量”。

  近日,66歲的中科院院士桂建芳,在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接受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采訪。他說話慢條斯理,帶有濃郁鄉音的普通話不標準卻很“抓人”,采訪從給記者科普“藍色轉型”理論開始。

  從專家到小學生都是科普對象 

  “近年國際上有個熱詞是‘藍色轉型’,就是推動漁業生產從捕撈向水產養殖轉型,保證水產食品的可持續生產,保護水生生境和生物多樣性。一是因為水產營養豐富,二是研究發現,在為人類提供食物來源的生產類型中,水產養殖的碳排放相對較低,所以水產養殖非常重要?!?/p>

  “考古界在河南一個8000年前的遺址中發現了魚骨頭,經過專家檢測,這是養殖的魚遺存下來的,這說明在8000多年前,中國就有水產養殖,我國對世界水產養殖的貢獻歷史悠久?!?/p>

  這樣的“科普”在桂建芳的生活中早已成習慣,他特別愿意分享研究成果和科學理念。

  “科研人員是發現并揭秘科學原理的人,科普應該和科學研究一樣,是科研人員的義務,也是科研人員的責任?!惫鸾ǚ颊f。

  近20年來,桂建芳科普的足跡遍及全國各地,讓水產養殖、讓魚被更多人了解。

  “過去有些地方官員認為水產養殖會破壞水體,我就給他們講科學養殖不但不會破壞水體,還會有凈化水質作用,不僅能保護生態環境,還能給當地帶來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惫鸾ǚ颊f,“比如千島湖,在上世紀90年代水體污染嚴重,通過放養合適的魚類凈化水體,成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典型案例?!彼破盏膶ο蠹扔械胤焦賳T,也有相關的研究和推廣人員等。除了科普水產養殖知識、消除錯誤觀點外,他會盡可能多地普及新的科學理念和科學技術,水產與生態保護、藍色轉型和大食物觀是他近年來科普的主要內容。

  “給小學生講課挺有意思?!睆?020年開始,桂建芳應邀成立了“院士科普工作室”,用自己的影響力,吸引更多科學家一起,在武漢解放公園給公眾做自然科學科普,講魚類、講濕地、講生態保護,也講花鳥草蟲、講怎么吃更有營養……門類眾多,場場爆滿。

  院士科普并非“大材小用” 

  每天工作12小時,但桂建芳仍然會花不少時間和精力在科普上,每月都會有三四場專題或科普講座。

  作為站在科研“金字塔尖”的人,做科普是大材小用嗎?

  桂建芳的答案是否定的。

  “院士做科普是非常有必要的?!惫鸾ǚ颊f,院士數十年專注于自己的研究領域,對行業和技術都非常熟悉;同時又常常參加各種學術交流,掌握的知識面較廣較新,知識結構相對更深更全面,辨別真偽的能力相對較強,做科普會更專業、更準確,這樣才能真正起到科學普及的作用?!岸以菏坑绊懥笠稽c,大家也愿意聽?!彼腴_玩笑地說。

  桂建芳通過科普助推地方科學決策。他以千島湖為例,“我經常給地方領導講這個例子,他們就會糾正過去的誤區,對于水產養殖就不會一刀切?!?/p>

  在潛江,桂建芳及水生所其他專家對蝦稻共養、魚稻生態共養,也進行了科學普及,并提供了技術支持,幫助當地科學決策和科學養殖。

  對于給大眾做科普,桂建芳認為是科研工作者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

  “對于中小學生,院士科普甚至更有必要,不能讓那些偽科普誤導了他們,只有把苗子扶正了,孩子們才有更好的未來?!痹谠菏抗ぷ魇?,桂建芳不但自己去做科普,也邀請更多學科的科學家們來做。年近90歲的曹文宣院士,也應邀去做了一場科普講座?!爸v完課,孩子們會圍著你要簽名,就好像我們是明星一樣?!惫鸾ǚ夹χf,希望以自己的學識和經歷,給他們埋下科學的種子,激發他們求知的興趣和熱情。

  “曹院士是我的榜樣?!惫鸾ǚ颊f,我們現在年紀大了,一線工作鼓勵年輕的科學家們去做,我們就可以騰出更多時間去做科普,為社會作貢獻。

  院士科普也不易 

  即便是院士,做科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桂建芳的電腦里,密密麻麻排列著各種科普ppt,有的標題類似,里面的內容卻大不相同。這些ppt都是桂建芳結合多年來科普對象的反饋,自己動手,不斷修改完善而來,用于不同科普對象。

  “同樣是講藍色轉型,跟小學生就會從濕地開始講起?!惫鸾ǚ贾钢显屡e辦的一場科普講座的ppt說,其內容包括濕地特點,水產養殖的重要性、發展歷史,水產養殖的中國貢獻,再延展到藍色食品、藍色轉型等,最后講到生態文明。

  “當時只給了我十分鐘,把整個脈絡講了一遍,孩子們能聽懂,也引起了強烈興趣,但如果給專家講,就會花一個多小時,講清楚所以然?!惫鸾ǚ即蜷_給專家講座的ppt,名為《藍色轉型加速水產遺傳育種與水產種業的競爭和發展》,內容很難一眼看懂。

  每次做科普前,桂建芳都會問聽眾是誰,根據不同的人群,選擇合適的內容和方式。說起科普“技巧”,他有很多心得:要講得讓人家感興趣,愿意聽,就需要見什么人說什么話;要研究如何說話更能吸引人,還要會察言觀色,隨機應變,及時把聽眾的注意力拉回來,“如果發現聽的人都在玩手機,那就完蛋了?!?/p>

  在湖北,有一大批像桂建芳這樣的院士和專家,他們熱心地投身到科普事業中,進社區、進學校,通過各種方式進行科普,為推動社會進步貢獻“院士力量”和“專家力量”。

 ?。诤比請?022年10月24日第8版)

附件:
日本公与熄4
<del id="dnfdv"><video id="dnfdv"><del id="dnfdv"></del></video></del>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progress>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pan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