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dnfdv"><video id="dnfdv"><del id="dnfdv"></del></video></del>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progress>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pan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首頁 >> 新聞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中國科學報】王學雷:與洪湖相伴30年

發表日期:2022-11-16來源:精密測量科學與技術創新研究院放大 縮小

  在近日舉行的《濕地公約》第十四屆締約方大會(以下簡稱濕地大會)系列邊會之一 ——長江大保護論壇上,中科院精密測量科學與技術創新研究院研究員王學雷以30年的深入研究,對長江濕地歷史及現狀進行了深入剖析。

  大會間隙,《中國科學報》“逮住”了這位濕地專家,請他講述自己與濕地的“緣分”。

  “濕地”一詞與兩位大先生 

  1985年從位于武漢的華中師范大學畢業后,王學雷遠赴東北,進入原中科院長春地理研究所求學,并修完碩士和博士學業。他的導師正是我國著名濕地科學家劉興土院士。

  一身泥、一身水,風塵仆仆走來——這是劉興土留給王學雷的第一印象。

  “濕地考察是艱辛的,坐在陰涼、溫暖的辦公室里不可能搞出成果?!备S劉興土一起進行三江平原濕地研究的經歷,特別是導師堅苦卓絕、畢生鉆研濕地的專注精神,對王學雷產生了深遠影響。

  博士畢業后,王學雷進入中科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現中科院精密測量科學與技術創新研究院)工作,他很自然地把研究方向鎖定為濕地生態學與流域環境變化,從此開始了長達30年的長江中下游流域濕地生態和環境科學領域研究。

  除了導師劉興土外,還有一個人對王學雷影響很大,他是已故濕地科學家、中科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環境與災害監測評估重點實驗室科研帶頭人蔡述明。

  進入中科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后,王學雷一直都是蔡述明團隊的骨干成員之一,他們白天一起在田間、水面、樹叢中、沼澤邊采樣監測;晚上則不顧一身的疲憊,連夜整理資料、分析數據。

  “除了風餐露宿不怕吃苦的精神外,蔡先生身上還有一種經世致用的價值追求?!睋鯇W雷介紹,蔡述明既注重調查研究,又注重建言獻策。因為對長江流域濕地保護的研究,以及對相關政策出臺的推動,2005年在烏干達召開的《濕地公約》第九屆締約方大會上,蔡述明獲得了《濕地公約》拉姆薩爾濕地保護科學獎,成為第一個獲此獎項的中國科學家。

  “洪湖”二字與30年光陰 

  “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邊是家鄉,清早船兒去撒網,晚上回來魚滿艙……”位于長江中游江漢平原湖區中心的洪湖,滋潤了整個江漢平原四湖流域。

  1992年,中國科學院批準建立洪湖濕地生態試驗站,王學雷第一次來到洪湖,就情不自禁地馬上開始觀測起它寬闊的湖面和無窮的蓮葉、連綿的沼澤、豐茂的水草……不承想,這一研究就是30年。

  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洪湖濕地生態環境一度遭到嚴重破壞?!爸饕菄W養殖過度、面源污染嚴重,導致水質惡化、危害濕地生態?!痹诙啻握{研基礎上,蔡述明團隊向當時的湖北省主要領導提出“關于優化洪湖管理,保護濕地資源”的建議,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重視。2004年11月,湖北省20多個委辦廳局負責人到洪湖召開現場會,結合中科院團隊建議,研究制定落實舉措。

  王學雷深刻認識到:“我們國家既需要埋頭做基礎研究的理論科學家,也需要抬頭推動成果落地的應用科學家?!贝撕?,他密切關注洪湖大面積拆圍,以翔實數據記錄了拆圍后洪湖水質及濕地生態發生的明顯變化。通過兩輪拆圍、退垸還湖、漁民上岸,洪湖的生態環境逐步得到改善。

  在蔡述明、王學雷等人的共同努力下,洪湖在2000年被湖北省人民政府批準為省級自然保護區;2008年被列入《國際重要濕地名錄》;2014年成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洪湖大湖為主體的濕地生態系統日趨完善,包括淡水珍稀水禽、動植物在內的主要保護對象得到更好的保護。

  如今,王學雷和研究團隊繼續通過綜合科研調查、生態跟蹤監測、生態評估與預警,持續關注洪湖水環境、生物多樣性及濕地鳥類的變化,并開展濕地保護與生態修復的試驗示范。

  在王學雷等專家的建言下,洪湖退垸還湖、還濕生態工程仍在進行中。從湖北第一大淡水湖——洪湖,到“濕地之城”武漢,王學雷團隊不斷升級科研方法、尋找最優科學方案。

  江湖考察之苦與秉燭建言之切 

  2010年秋天,王學雷帶著兩名研究生一起到洪湖考察。自然保護區管理人員安排了兩條船,一條給王學雷師生,一條在前面引路。柴油小木船“突突突”地行駛在湖上,突然船身一抖,天搖地晃,有人落水、有人跌倒。一把拉起學生后,王學雷定睛一看,船底被竹竿刺穿了,湖水不斷往船肚子里冒。

  戳穿木船的,是當年洪湖大拆圍后,一些漁民遺落在湖水中固定圍網的竹竿,它們橫七豎八地插在湖底,不易被察覺。拉起墜湖的工作人員,大家一邊設法靠近湖上廢棄的船塢,一邊拼命往外舀水。

  “我一腳踩住船底的破洞,使勁堵住……最終讓船安全擱淺,學生沒事就好!”如果不是記者追問,王學雷很少講這些事,因為濕地野外考察就是這樣,不確定因素很多。

  受蔡述明先生影響,王學雷特別注重研以致用。他希望通過積極參加政府部門濕地管理調研、每年撰寫大量建議提案、積極對外呼吁等方式,推動漢江、洪湖、大九湖等河湖濕地的保護修復。

  “我一直在探索怎么把科研工作和社會服務、政府咨詢結合起來?!?0年來,王學雷寫下大量有關濕地修復、水生態安全、環境治理等方面的報告與提案,通過各種渠道向有關部門提交。他有關濕地保護的提案多次成為全國和湖北省“兩會”的焦點,有的被有關部門采納,有的被領導批示、督辦,產生了較大的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

  “以往很多人對濕地存在誤解,不知道什么是濕地,以為濕地和公眾沒什么直接關系?!蓖鯇W雷在很多場合都盡全力去做科普——濕地,就是富含水分、濕潤的地方,是陸地與水體的過渡地帶,通常分為自然和人工兩大類型。自然濕地包括沼澤、濕原、灘涂、泥炭地等水域地帶,以及水深不超過六米的淺海區、河流、湖泊等;人工濕地主要有水稻田、水庫、池塘等。

  王學雷飽含深情地說:“我們每個人幾乎每天都在接觸濕地、享有濕地。保護濕地,每個人都可以參與、都應該參與?!?/font>

《中國科學報》 (2022-11-16 第4版 綜合)

附件:
日本公与熄4
<del id="dnfdv"><video id="dnfdv"><del id="dnfdv"></del></video></del>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progress>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pan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th id="dnfdv"><noframes id="dnfdv"><th id="dnfdv"></th><th id="dnfdv"></th>
<th id="dnfdv"></th>
<progress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strike id="dnfdv"><noframes id="dnfd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